首页
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
 | 时政新闻 | 聚焦西青 | 经济动态 | 理论与学习 | 基层来风 | 文学艺术 | 为您服务 | 西青报简介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聚焦西青 >>
· 杨柳青元宵节
· 在“危机”中寻找“机遇”—..
· 凯润蘑菇工厂化生产车间开建
· 付村中学师生为患病学生捐款
· 鞭炮市场关系安全李七庄街严..
· 诗廊(七首)
· 情人节到 鲜花旺销
· 记张家窝镇林业站站长康文安
· 张家窝工商所开展专项行动 ..
· 雨中救伤员
· 吃水的变迁
· 工商西青分局强化春节市场监..

“三十而立”的福利型王兰庄村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8年12月28日 | 浏览466 次] 【  】 

“三十而立”的福利型王兰庄村

     编者按: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后,人民出版社今年推出了《走进新时代的乡村振兴道路——中国“三农”调查》一书,西青区王兰庄村改革开放以来的变化以“‘三十而立’的福利型王兰庄村”为题被收录了该书,现节选文章部分文字刊登。

      孔子曾这样总结自己的一生,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
      王兰庄村发展至今,已建立起了一个福利型社会主义乡村新社区了。
  相传明洪武年间,一位姓王的壮年来到天津南面的赤龙河旁。见此地水沛草美,河沽众多,是人类生息繁衍的一块好地方,他便择一块高地埠搭棚居住了下来。他在这里娶妻生儿育女,王来庄由此得名。也不知后来哪位文化人把“来”字改成了近音的“兰”字,王兰庄的村名便由此传承下来。从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他们重新走上以新集体经济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社会主义乡村新社区道路。短短几十年时间,王兰庄变成一个王兰庄花园村了。截至2017年底,这里的860户2326人已经过上新时代社会主义福利型的新生活了。
      1978年,中国农村萌发了新的土地制度改革,天津市西郊区李七庄人民公社王兰庄大队“出工一条龙,冬天晒太阳,田中磨洋工,生产大呼隆”旧的集体生产模式可谓走到了尽头。当时王兰庄种菜养鱼,本来收入应该颇丰,但每个劳动工分也只有一角二三分,一年农民人均收入也不过160元,全村290多户人家,烧柴难,走路难。进城卖菜只靠津港运河摇船肩挑,近1300多人的王兰庄连年在温饱线上徘徊,李七庄公社党委和王兰庄的23位党员都在思变,但究竟如何变?向何处变?他们首先想到的是王兰庄的带头人,大家觉得要把王兰庄人带上富裕路,应该让青年人上,他们敢想敢干。那年一月份,村党支部改选,王兰庄土生土长的郭宝印以高票当上了大队党支部书记。郭宝印那年只有22岁,村上不少人想不通,这么重的一副担子压在一个毛头小伙身上,他能承受得住吗?郭宝印见父母也担心,他干脆背起铺盖住进了破旧的大队部。郭宝印上任后的第二天,也就是郭宝印住进大队部的当天晚上,他就召开了党员大会,立下军令状:“在我的任期内要解决村民的烧柴问题,修好村路,让工分每天2元,干不成这三件事,我自动下台。”
  他深知这三件事是村老百姓最现实、最迫切的要求,也是历任班子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干成了能顺民意、聚民心,干不成往后的工作就伸不开腿儿,迈不开步儿,王兰庄这挂车就挣不出泥窝儿。为了让王兰庄人早日看到希望,他白天带领全村党员群众修村路,兴水利,搞劳务,跑运输,晚上挨家挨户走访,向老干部、老党员请教,请村里的能人出点子。很快,三件事就变成了现实,乡亲们的心一点点地凝聚起来,人们从宝印身上找到了盼头。三年后,郭宝印才把铺盖背回家,娶了媳妇。
  虽然踢开了头一脚,打响了第一炮,可是郭宝印却没有轻松多少,他又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王兰庄人祖祖辈辈种地谋生,汗珠子砸脚面,也难在土坷垃里刨出金娃娃,更何况这里又地处城乡交界,人多地少,仅靠农业难有出头之日。为此郭宝印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他和支部一班人反复商讨,先后去多家兄弟村厂求策取经,最后拍板决策:王兰庄要想致富,就得兴工建厂。
  农民办企业,一缺资金,二缺技术,三缺信息,谈何容易。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再困难也得干,郭宝印认准了这条道。他,玩命了。
  郭宝印上任后兴办的第一个企业是小型拔丝厂。这个厂规模并不大,投资只有十几万元,可这对于当时一个工分只值一毛多钱的王兰庄人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郭宝印想:班子的决心已定,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资金凑齐。他每天骑着自行车,走村串巷,费尽唇舌去借钱筹款。等到他历尽千辛万苦把钱筹齐后,人也脱了一层皮。
  拔丝厂经过几个月的紧张施工和调试设备后,终于成功了,郭宝印着实高兴了好几天。可是好景不长,由于拔丝质量不过关,出来的产品没人要。郭宝印心急火燎,又骑上那辆破旧的自行车找到某国营企业求教。但是对方根本看不起他,加上技术封锁,他磨破嘴皮也无济于事。吃了闭门羹,他并不气馁,没顾上吃饭又赶往几十里之外的小年庄拔丝厂求教。路上急火攻心,又遇风寒,一会儿工夫,浑身上下肿成大面包,眼睛眯成一条线,痛痒钻心。恰好路上遇到舅母,死拉硬拽把他送进卫生院,打了针,没等红肿消退,他人却跑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南郊区一家企业的老技术员被他的精神感动了,为他指点迷津,才解决了拔丝的质量问题。正式生产的那一天,郭宝印心情特别舒畅,他要亲自开动机器拔出第一盘丝。不料,巨大的齿轮咬住他的手套不松口,拉着胳膊朝机器里拽。工人们都吓傻了,郭宝印头上也冒出冷汗。他急忙退步拔手,慌乱中踩断了电源,机器停了,才避免了一场灾难。他边擦冷汗边笑呵呵地说:“没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又继续开动机器,直到成功地拔出一盘铁丝方才离去。
  迎难而上,拼搏创新,郭宝印为王兰庄致富闯出一片新天地。
  迈出创业的第一步后,郭宝印就像一个学步的孩子,一路朝前走去,多年来从未停过创业的步伐。
  ——1984年,投资80万元,建成了中型轧钢厂,当年收回大部分资金,年产值510万元。
  到了20世纪70年代,原王兰庄大队下属的4个生产队,各生产队一分为二,全大队建立了8个生产队。苇地137亩,稻田280亩,旱地360亩,菜地240亩,鱼塘650亩。人均耕地只有4分5厘。
  1982年,全村实行“口粮田,责任田”的双田制,村集体土地使用权制度实行改革,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1984年底,李七庄人民公社被撤销,建立李七庄乡,王兰庄大队改为王兰庄村,下属8个生产队同时解散,王兰庄生产联合社建立,原生产队的资产全部交由联合社管理。
      土地承包责任制没有一步到位,王兰庄要继续补课。
      王兰庄的小型拔丝厂办成功了,中型轧钢厂也办成功了,而面对全国推行的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村上的企业是分还是不分?村上的集体土地是承包到户还是不承包到户?他跑到了江苏,来到了浙江,又去了安徽,最后还是踏进了王兰庄的家家户户。经过三个月的走南闯北,访家问户,1984年12月29日,在纪庄子礼堂召开王兰庄村民大会,362户当家人及全体劳动力都赶到了大会现场,因为那天是决定王兰庄的走向问题,郭宝印铿锵有力的一席话,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但好似还在这里的老人们的耳边响着。郭宝印说:“大呼隆集体化的道路,再不能继续走下去了,这是一条穷路,是一条死路,我们村不管独木桥,还是阳光道,继续沿着适合自己的路走下去,村上的企业集体坚持办好,有进企业当工人的家庭不享受承包土地的权力。村上集体留一部分土地继续办厂,解决剩余的350多个劳动力的出路,还剩下的200多亩土地,承包给没有进企业的农户经营。让王兰庄人,人人有事干,家家有钱赚。”并公布了经过三个月调研,村党支部制定的具体实施方案。村上的人都说:“这土地‘双轨制’比‘双田制’办法好。”
  这时的郭宝印只有28岁,他顶住来自各方的压力,走出一条王兰庄路,王兰庄从1985年开始,300多户农户走上了乡村工业化道路,而100多户农户跟上了时代的步伐,走上了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道路。
  ——1985年,建成津兰化工厂, 当年获利21万元,第二年获利40万元,第三年获利120万元,津兰牌玫瑰精远销西欧。
  ——1985年,津兰电缆厂进入了市场调查与可行性研究阶段,8月签订协议书,9月开工建厂,1986年4月建成投产,仅仅用了7个月。
  ——1987年,北方福利化工厂用了8个月投入了生产。郭宝印和厂长高孟贤带领技术人员一个个进行技术攻关,一次次改进设备和工艺,间羟基a-乙基苯胺,终于贴上了“津兰”商标。
  ——1988年,郭宝印以优秀企业家的胆略和气魄,快刀斩乱麻般地建起了津兰油漆厂和金属制品厂。10月,他瞄准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投建了兰化染料厂。这座年产染料中间体二萘酚4000吨的大型染化企业,于1989年6月一次投产成功。从基建到投产,只用了11个月。
      ——1994年,投资285万元购买了津兰制药有限公司。短短10年间,王兰庄村先后建成了25家企业,涉足化工、制药、橡胶、塑管四大行业。春风、秋雨、酷暑、严霜,每一个企业的建成,对于郭宝印来说,都是一次意志的考验,都是一次精神的升华。郭宝印常说的一句话是:只要认准了目标,真抓实干,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就没有攻不破的难关。1989年,津兰牌玫瑰精的销售一下子跌入低谷,企业一度面临倒闭的危险。困难吓不倒意志坚强的人,郭宝印与高孟贤再一次北上南下寻求新的产品项目。技术人员向他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全世界的油墨制造商都在梦寐以求一种叫桃红精的染料,全世界只有德国巴斯夫公司独家生产,美国、日本也得从那里进口。郭宝印以一个成熟企业家的眼光和胆识,把目光锁定在这个具有广阔市场前景的产品上,染化研究所,拨出专项经费研制桃红精。
  最初的试验非常顺利,可是到了最后结晶的关键一步,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做了130多个试验也没有攻克,一些人打起了退堂鼓。关键时刻,郭宝印信心不减,鼓励他们连续攻关。又经过半个多月的多次探索和试验,颗颗亮闪的桃红精被这个小小的乡村企业研制出来了,它不仅填补了国内空白,而且也引起了世界染料界的轰动。国家鉴定委员会建议尽快批量生产。1990年6月20日凌晨2时30分,第一批产品正式出产了。
  王兰庄在郭宝印带领下,创业不断捷报频传。到了1989年6月,王兰庄的津兰实业开发公司更名为津兰企业有限公司,有企业10家。1993年10月,再次更名为天津市津兰企业总公司,有下属企业28家,同月,农业部批准组建了天津市津兰集团公司,集团公司注册资金达到了6800万元,总资产达到26.8亿元。1995年郭宝印带领的津兰集团被农业部批准为“全国乡镇企业集团”。
  王兰庄在村地实行“双轨制”后,依靠集体力量,第一次创业成功了,350名剩余劳动力全部实现了就地就业。
  王兰庄村里的企业正办得红红火火的时候,郭宝印又以特有的战略眼光,谋划着王兰庄今后的发展方向。他认为王兰庄离天津市政府也只有10公里路程,是一块宝地,应该“靠城营 商”。接下来,一个“稳定工业、借助地缘优势发展商贸”的宏伟蓝图展现在王兰庄人面前。
  起初,许多人面对如此大的转型持怀疑的态度,说天津有那么多大商场,一个小小的王兰庄能是人家的竞争对手吗?郭宝印却认为:“国营大商场有它的优势,但它大而杂,对于单一产品来讲,不够专不够精不够全,综合国外大商业发展的历程,某些商品的发展方向应是专营模式。”
      正在这时,天津市政府将王兰庄列入全市首批新农村建设100个之一,郭宝印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王兰庄村党支部召开全村党员大会,商议大计,党员大会决定把全村承包到户的责任田全部收归集体统一经营,对全村商业用地、工业用地、农居用地、公园用地进行统一规划、统一设计。
  这次党员大会上又作出决定,王兰庄村从1995年开始实行退休制度,王兰庄村当时每人每月虽然只有50元退休金,但这项制度已在王兰庄村诞生了。
      王兰庄大手笔又进行第二次创业了。
      王兰庄第二次创业分两步走,一是创新升级、二产转入三产;二是安居工程,创立王兰庄花园。
      津兰集团抢抓先机,果断调整产业结构,关闭污染大、科技含量低的化工企业。
      仅用8个月时间,投资3500万元,占地3万平方米,当时中国北方最大的电器批发市场——天津家电商城开业纳客,从此,王兰庄三产一个接一个地破土而出。
      津兰国际商贸中心这座投资12亿元,总建筑面积达到30万平方米的商贸中心,是当时天津市乃至全国单体最大、 设施最全、购物环境最佳的专业市场,被誉为耸立天津城郊的一座地标。
      占地面积1.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6.8万平方米的津兰国际商贸大厦,2014年开始建设,这座投资3亿元的商贸大厦,2017年已落成,成为天津城区一座著名的国际商贸中心。 
      津兰集团还相继建起了旧物资调剂中心、食品批发市场、农贸水产批发市场、旧机动车交易市场、汽车维修中心,一个拥有多项载体功能的津兰商贸街在西青区建立起来。
  王兰庄村第二步创业的二产转三产又成功了。王兰庄的领头人郭宝印带领王兰庄人在共同致富的路上不断往前闯,但王兰庄人安居乐业的事情一直挂在这位领头人的心上。在第二步创业的同时,安居工程从长计议。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在充分听取村民意见的基础上,1998年规划设计采取分批拆迁、分期施工的方法,拆除平房624 所,建设公寓楼房5幢,3万平方米,翌年220户农户相继搬进了欧式楼房。
  2000年末,王兰庄花园二期工程启动,只花了一年时间。小区设计新款别致,建筑类型为现代欧式乡村风格居住小区,整体和谐优雅。2001年,在天津市规划局组织住宅小区建设评比中,王兰庄花园获得“詹天佑奖”提名奖等。
      2006年,完成三期工程15幢,约5万平方米主体建筑,2007年4幢主体工程封顶,2008年第三期工程竣工,2010年王兰庄中心公园完成,并配有休闲娱乐设施。2012年,天津市王兰庄花园在美丽乡村评比中以总分第一名获得“天津市美丽乡村”称号。
      今日,王兰庄花园总面积达到26.5万平方米,居住面积达到了18.9万平方米,2010年底以前,全村720户2090人全部住进了王兰庄花园中,住房每户135平方米。同时按2008年时的实际人口每人配30平方米的投资用房。
      王兰庄如今企业已全面转型升级。他们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区域优势,完成了一产转入二三产的历史阶段,全面跨入了新时代的社会主义福利型新生活了。
  在和刘俊清、刘连科、刘树明、朱永顺这四位老党员座谈中,86岁的刘俊清老人抢先发了言,他说:在大呼隆的集体化时,我是王兰庄大队生产大队长,那时我四十岁刚出头,真想干一番事业,事事想干,却一事无成,宝印接手后,他有眼光,有胆略,其他村庄把土地都承包到户了,而宝印却把村上的土地集中起来经营,他带领我们走的这条路成功了,我们老人也享福了。
  72岁的原第六生产队队长刘连科说:我们村农民退休制度1995年就开始了,男年满60岁,女年满50周岁就可以拿到村集体退休金了,虽然当时每人每月只有50元,但从此以后退休金每年增加,现在60岁以上的老人退休金加补贴每月达到1950元,70岁以上的达到2050元,像刘俊清这样的长者每月退休金就有2150元。仅2016年,王兰庄集体发放退休金就达到了536.5万元,退休农民人均发到了1706元,9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就有退休金2250元。
      原津兰化工厂厂长朱永顺深情地说:王兰庄当家人对老人关心,对工作年龄段的青年人、中年人也关心,我们王兰庄二产转三产后,全村1200多个劳动力,而村里只需要310多人。将近900多人要自谋职业,村里鼓励大家去创业,离开村里创业的提供100000元担保,在集团待岗的每月提供1000元,我们村党支部和村委会目的是让人人都能享受为村创业的成果。鼓励待业的青壮年都去创业。
  原第三生产队队长刘树明老人十分动情地说:农民的安居乐业,首先是安居,王兰庄的领头人把集体经济的盘子做大了,第一笔资金就花在村民们的住房上,建设起了造型别致,功能齐全的现代化生态住宅区,每户农家只要花上2.8万元就可住进135平方米的高标准欧式楼房,像刘连科一样旧房拆迁的200多户农户不花一分钱就可分配到这样的好房子。刘树明老人还自豪地说:村里的领头人在住房上照顾到家家户户。2008年8月,村里6万平方米的住宅楼落成后,村上对这批住宅实行福利分配,18岁以上的村民每人可享受30平方米,18岁以下每人12平方米,每增加1岁增加1平方米,独生子女每户可享受6平方米的优惠,当时有763人享受了独生子女的优惠政策。全村人均增加住房面积30平方米。如今,这些福利住房成了王兰庄人的资产性收入了。
      王兰庄村的发展越来越好,该村实行了多种福利和生活保障制度,养老保险、医疗保障、退休补贴、学生补贴和年节补贴,村集体全考虑了。
      养老保险:从1995年开始至2011年,为18周岁以上的950名村民缴纳养老保险费2509万元,随着2012年,国家相关政策的调整,村集体为每位符合参保条件的村民补贴2.4万元。
  医疗保险:2016年,全村2249人100%参加医疗保险,保险费由村集体负担,并给村民报销超额医疗费160万元。
  学生补贴:从2012年起对考取中专以上的在校学生,每人每月补贴生活费250元,仅2014年发放学生补贴15万元,并鼓励村民们参加学历教育,规定在职职工凡参加专业学习取得毕业证书的,学费全部报销。王兰庄多管齐下抓教育,村民素质大大提高,村内大专以上文化程度占总人口的比例从1995年的0.3%提高到2016年的11.5%,而中专和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数占村内人口总数的50.4%。
  王兰庄村委会2016年增设了生活费补贴、退休人员旅游费补助、春节补助、取暖费补助、免交物业费、计划生育补贴等6项。仅春节补贴一项,每位年满18岁的村民就可领到9000元,老人领到10000元。仅2016年王兰庄集体为村民发放福利费就达到了4200万元。王兰庄真正实现社会主义新时代一个福利型的社会主义乡村社区了。
      王兰庄人又把目光投向了祖祖辈辈缺少的文化事业上。1998年,王兰庄投资550万元修建了王兰庄小学,建筑面积达到了5250平方米,2005年,他们把一幢建筑面积360平方米的单体别墅改建成村民图书馆,图书馆建成后,每年投入3万元购置新图书,2016年,图书馆藏书达到了3万多册,成为全天津市农村最大、最先进的村级图书馆。
  而后王兰庄村又投入了3000多万元,建成了星光老年活动中心、梁斌文学馆、“一二·九”运动纪念馆、青少年活动中心、中心花园、快乐营地等文化设施,村上还办起了秧歌花会、舞龙舞狮威风大鼓队。又全面启动了津兰文化中心建设,王兰庄人的业余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王兰庄村2016年全村集体利税收入1.25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万元。他们从一产全部转入了二产和三产,村中的集团公司已全面进入资产性投入的新阶段。津兰集团还投资了2.3亿元参股,成为上市公司——渤海银行的股东。每家每户的资产纯收入也占了家庭收入的一大部分。
      王兰庄村集体和家庭实现了质的飞跃。综合水平大幅提高,正是由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优异,相继荣获“全国文化生态村”“全国优秀小康村”“天津市文明村”“天津市文明生态村”和“天津市美丽乡村”等荣誉称号。看到王兰庄的巨变和这些荣誉获得,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称赞这里有个好党支部,有了郭宝印这个好带头人。
  李七庄街道党委副书记宋少波说得好,他说:王兰庄村党支部有光荣的历史传统。1935年,在抗日救亡浪潮中,王兰庄诞生了天津市南部第一个农村党支部。进入改革开放的年代,王兰庄党支部创造更多佳绩。他们的带头人郭宝印心中无私,引领大家共同致富。
      王兰庄党支部2002年获“天津市红旗党组织标兵”,2004年荣获“天津市红旗党组织”称号,2006年被评为“天津市五个好村级党组织”,2010年被评为“天津市五个好村党组织标兵”。郭宝印在担任王兰庄村党支部书记期间,获得多项荣誉,1994年获全国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称号,受到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接见;2005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2009年获“感动天津人物——海河骄子”称号;2010年获天津市“十大造福百姓的好村官”称号;2011年获天津“最具影响力劳动模范”;2011年获“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
      郭宝印始终把“心系群众、甘当公仆”写进自己的人生坐标,展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农村基层干部的高尚情操。
  多年重病在身,郭宝印以惊人的毅力与疾病进行着顽强斗争,全身心投入到王兰庄的事业中去。
  多年来,郭宝印常常因病住院。乡亲们都为他担心,王德兰大娘说:“我们就怕宝印犯病,宝印一犯病大伙儿就揪心,宝印的病是为我们操心累出来的。他黑白不着家,看他病痛的样子,真让人心疼啊。”这些年来,王兰庄村的党员、干部和群众,都能如数家珍般地回忆起郭宝印带领全村人的创业历程:从1982年建拔丝厂到2010年津兰国际商贸中心落成,20多年来,一共干了30多项工程。他们越回忆越激动,一个劲儿地说:“宝印太累了!”村里原负责基建的干部刘连科一说起郭宝印眼里就含着泪:那年九月,村里建轧钢厂,一天正赶上下雨,大家都不想干了。宝印没有言语,卷起裤腿拉起小拉车,踏进泥水里,自己干了起来。书记干了,大家不再说什么,都跟随郭宝印干了起来。建兰化染料厂时,需要挖一条2米深、1000多米长的排水沟,工期紧,任务重。由于活儿脏,又是从沟底甩泥,有些人怵了。郭宝印二话没说,跳下沟带头挖起来。他带领大伙儿从早上8点一直干到晚上7点,硬是提前三天完成了任务。最让村民感动的,是王兰庄建新村时为了保证工程质量,村里决定给每栋楼都配备一个质量监督员,专门监督房屋质量。就是这样,宝印还不放心,每天早晨6点他必到工地转一遭,有时水泥浇铸,白天完不了,需要连夜施工,质量监督员需要跟着连轴转,此时如果质量监督员疏忽大意,房屋质量就没保障。所以每到这时,宝印就到工地来了。有一次一位监督员因为拉肚子离岗,而宝印在没看到他之前,就始终没有离开,直到他回来。监督员说:“我们监督不好质量,对不起乡亲,更对不起宝印呀。”
  宝印的忘我工作精神体现在时时处处。别人出差都是带生活必需品,而宝印出差带的却是药。1996年,郭宝印与公司办公室主任一起去广州考察论证建设家电城。有一天,他感到腰部剧烈疼痛,先是尿血,后来连解手都很困难。宝印知道,这是多囊肾病又发作了。如果在家,都是到医院用碎石机把结石打碎后排出来,而此时在外地,是带着任务来的,万不得已是不能住院的。为了把结石及时排出,他选择了最古老的办法——“颠簸法”。他在当地租了一辆减振性能极差的汽车,自己躺在后排座位上,专门选择颠簸的道路快行。此时的难受劲儿,只有宝印自己知道。他一会儿侧卧,一会儿仰卧,颠簸的痛苦、排尿的痛苦,加上口干舌燥的痛苦,把他折磨得脸色煞白,汗珠滚落。他咬紧了牙关,攥紧了拳头,坚持着,坚持着……4个小时汽车跑了200多里的土路,他就是在忍受痛苦中硬挺了过来。郭宝印为了王兰庄的百姓,就是这样经常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有人不理解,他回答:作为一个党员干部,总要有一种精神,这就是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自己有十分劲儿,决不使九分劲儿,得把全部心思和精力用在工作上。
      1998年7月,他一到下午就发烧,一直烧了20多天,在同事们的多次催促下,他才不得不去医院检查治疗。经专家会诊得知:由于病情耽误的时间过长,肾囊已经化脓。大夫告诉宝印: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手术,如果穿刺弄不好会碰到肝脾,流血不止,危及生命。宝印却笑颜以对:“穿吧,我没压力。”随后,他把妻子和集团办公室主任叫到跟前:“不要让乡亲们知道,省得大家为我担心。”他说的这个话,包括大夫在内,所有在场的人无一不为之动情。做完手术,他满脸虚汗,一米七几的个子缩成一团,疼得他愣是把茶叶罐子都给攥瘪了。妻子哭着说:“你啊!不到这时你是不来医院的。”
  宝印就是这样,以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和忘我工作的奋斗精神,拖着病重的身躯和疾病抢时间,忠实地履行着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农村最基层干部的神圣职责。
  自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那天起,郭宝印就立下了“清正廉洁,办事公道”的誓言,他始终禁得住诱惑、守得住正气。
  从当上党支部书记那天起,他就给自己约法三章:吃喝不去,请客不到,送礼不要。实际上,作为村书记,官虽不大,权却不小,如果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的亲朋好友捞点好处还是很容易的,但郭宝印从不滥用手中的权力。在村党支部、村委会和集团公司三套班子中,他没安排一位自己的直系亲属,连他的妻子也一直在村里条件最差、收入最少的胶鞋厂上班。
  20世纪80年代初,家里住房紧张,郭宝印打算再盖三间房,但由于当时企业发展处在要紧的时候,他很少能在家待上一整天。结果,房子盖了四年也没盖完,茅草长得比墙还高。农村人最忌讳盖房子不上“盖儿”。妻子埋怨他说:“你每年给村里盖十几座厂房,自家的房子怎么就盖不上呢?”郭宝印嘿嘿一笑说:“谁让咱是村书记呢?我不能因为‘小家’的事耽误了‘大家’的事。”后来,一个企业的领导背着他,派去了几名民工给他家的房子上“盖儿”,他知道后,马上将民工劝走,自己又雇人才总算把房子上了“盖儿”。
  在王兰庄津兰集团有一种“怪现象”,公司员工一说跟宝印出差就犯怵,用大家的话说:“跟他出去太‘栽面’,坐夜车、吃方便面不说,连住都住不安稳,与客商谈生意时住在宾馆,客商走了就得搬到价格便宜的小旅店,甚至是不花钱的学校教室。”
  集团有几位职工至今也不会忘记他们连续几天顿顿吃面条的经历。1991年,郭宝印带领几位助手到江苏省参加订货会。在一家较为便宜的招待所住下后,郭宝印对大家说:“今天太累了,早点休息吧。咱们伙食从简,就吃点面条吧。”可几天下来,大家发现,每到吃饭的时候,宝印都会说出同样的话来应付大家。有几个小伙子实在熬不住了,就要求郭宝印改善伙食,可宝印却说:“现在村里资金困难,咱吃点苦不要紧,请大家坚持坚持。”就这么着,他们吃着面条顺利地完成了工作。人们可能认为郭宝印太抠,其实他只想为村里省些钱。他常对职工们说:“我们出差花的是集体的钱,这里面渗透着乡亲们的血汗,一分一厘都要珍惜啊。”但苦归苦,累归累,大家却丝毫没有因此事而埋怨过郭宝印。他们知道,宝印最正派,是让人敬佩的好干部。
  前几年王兰庄工程较多,加之新村建设步伐加快,许多施工队纷纷送厚礼、拉关系、走后门,想尽办法请郭宝印关照一 下。但是郭宝印对此毫不留情面,他态度鲜明地说:“要揽活儿,就到招标会上去比高低。”
  公事、大事不出格,私事、小事不含糊。王兰庄新村二期住宅楼竣工,分房时乡亲们都说:“宝印为村里操碎了心,把命都快搭上了,理应优先选套好楼层。”但他却不这样想,在他看来,党员干部只有为民谋利的义务,没有与民争利的权利,况且分房子是老百姓最看重的事,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让老百姓戳村干部的脊梁骨。他谢绝了大家的好意,同大家一样“抓阄”,住进了一套一楼的住房。班子成员最好的也只住进二楼。宝印对班子成员说:“我们失去的也许是一点舒适,但我们得到的是老百姓的信任,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可贵。”身教重于言教,宝印的做法让群众信服了,全体村民对分房结果心悦诚服,在分房过程中和分房后,全村无一户上访告状。多年来,郭宝印用一言一行,赢得了广大村民的拥护,增强了村党支部的凝聚力和号召力。
      郭宝印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原是王兰庄的一个娃娃,长大就得为王兰庄做事业。”王兰庄就是有这么一个时时惦记乡亲的好带头人,有一个敢干事、能干事的党支部,几十年带领全村人坚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走出了一个以集体经济为主体的福利型社会主义乡村新社区。
  加速城镇化建设中,王兰庄村依靠集体经济,依托城市,实现了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建起了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少有所学的福利型的乡村新社区。王兰庄村走出一条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这是值得提倡的,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王兰庄旧貌

居民休闲漫步

居民开展文娱活动

居民畅谈美好生活

村民图书馆

环境优美的王兰庄社区

 

社区景色宜人

温州国际商贸城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 杨柳青元宵节 [12893]
 · 在“危机”中寻找“机遇”——王稳庄镇 [12831]
 · 凯润蘑菇工厂化生产车间开建 [12611]
 · 付村中学师生为患病学生捐款 [12028]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专题报道 | 图片新闻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西青报社 2005-2010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镇府前街广电大楼4楼 邮编:300380
电话:022-27398024 邮箱: xqbs2007@163.com QQ:
页面执行时间:811.523毫秒  
津ICP备09000141号-1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76号